<ins id="b1vr3"></ins>
<cite id="b1vr3"><noframes id="b1vr3">
<ins id="b1vr3"></ins>
<ins id="b1vr3"></ins>
<var id="b1vr3"><span id="b1vr3"></span></var>
 
歡迎來到江門市信科電機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服務熱線:86-0750-8218683

信科電機

XINKE MOTOR

?WALTZ WITH THE AIR
制造業能不能去西部?

作者:陳帥/董指導
編輯:李墨天出品:遠川研究所科技組支持:邵翔,復旦大學管理學院產業經濟系助理教授


2020年,日經新聞網站(NIKKEI)發布了一篇報道,標題很勁爆,叫《美國從科技供應鏈中剔除中國行動的內幕[2]》,報道里則揭秘了這樣一個故事:一年前的夏天,幾位美國官員拜訪了一家臺北的蘋果供應商,直截了當問了一個問題:
為什么不把更多產能轉移到大陸之外的地方?為什么不加快行動?


“制造業遷出中國”算是近兩年的熱門話題,熱門的目的地除了印度,就是越南,前者工業基礎薄弱,后者體量實在太小,基本只能做做組裝手機的生意。事實上,真正能承接大陸的制造業體量的目的地,是整個東南亞。


與很多人的慣常認知相反,東南亞并不是一個香蕉共和國的合集。在今年上半年中國進口的價值1540億美元的芯片中,就有超過300億美元來自于東盟國家,占比接近20%,遠超橡膠、銅鋁、海鮮等人們印象中的東南亞土特產。



中國制造業的最大威脅其實是東南亞


雖然國內一直有“別讓制造業跑了”的憂患意識,但東部地區高企的土地和勞動力成本,已經很難承載太多電子組裝加工等勞動密集型工業,坐擁4億人口,一半國土面積的廣袤西部隨之躍然紙上。從這個角度看,要回答制造業能不能留在中國,其實是在回答,中國西部怎么與東南亞競爭?


一邊是坐擁漫長的海岸線和世界十字路口的交通便利、豐富的自然資源,以及西方列強毫無戒心的扶植和轉移。另一邊是全球最大的勞動力市場、高效而審慎的技術官僚政府、和建國后數十年積累的重工業基建能力。


兩者的纏斗并不是起于去年,而是跨越了三十多年,雙方用自己手里的牌連續進行了三次交鋒,來決定誰才是真正的世界工廠。

80年代中期,日本制造業勢不可擋的崛起和隨之而來的日美貿易沖突,催生了第一次東亞的產能大轉移。


1985年,美國逼迫日本簽下“廣場協定”,希望利用日幣大幅升值以削弱日本的出口競爭力。但日本卻悄悄地搞起了“轉口貿易”來應對,對外投資井噴,5年投了1700億美元,大把日元灑向東南亞的四小虎,超過一半都是制造業投資。

以四小虎為目的地并不是偶然,1980年開始泰國炳·素添政府、馬來西亞的馬哈爾迪、菲律賓的拉莫斯都進行了一系列推動發展的改革,但歸結起來無非是三板斧:放寬外資持股比例、鼓勵出口,金融自由化。再簡單一點,就是對外資“門戶開放,歡迎客官來玩”。

苍井空高潮喷水在线观看,苍井空黑人巨大喷水,苍井空免费av片在线观看gva